「噢!對!我在原本的場景裡」。
至於是什麼樣的場景,並沒有給予太多的解釋。

或是可以說背對投影幕說話的人總是搬演著默劇,唯一被聽見的是臀間
不斷被釋放出氣體的聲音。

再次回歸到Black&White、Delete、Disappear的問題點上。
Black被Delete後是否為White;
而White Disappear之前是Black嗎?

No body can tell me.

闖入不該思考的世界。
「說得很透哦!」張略微興奮的說著。
「不過還是挺耐人尋味的呢!」

「你知道其實我也有夜盲症嗎?」張低聲的說。
很小聲、很小聲、很小聲,小到必須側著耳朵,貼近微幅震動的雙唇,才
依稀聽得到說了些什麼。
「噢!我第一次聽你提過,像羽毛恐懼症一樣,都是你第一次說過」帶著
一點沒猜測到的失望。

「什麼時候發現的?」我好奇的詢問著張。
「我總是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卻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張「聽起來
蠻矛盾的,對不對?」。

「挺矛盾的」我說「像黑白一樣?」。
「不盡相似,答案也沒這樣壁壘分明,存在一種模糊的地帶」張。

沉默了21分鐘又52秒,到了21的結尾,快抵達22。

「我是算20分鐘哦!」張提高音調的說著。
「sorry,我忘記你該是20分鐘」有點歉疚的口吻「總是會把這件是忘記」。
「沒關係,有時我也會忽略了這點。不只是20、21,甚至是18、22」。

低著頭慢慢靠近張的唇,湊了上去...
「不可以哦!這是不被允許的」張用食指輕輕壓住我的唇。
「你也很清楚你不能這樣做」。
「嗯!」我也不知該回答些什麼。很簡單的帶過這段對話。

「或許某些層面上,夜盲症並不存在於我身上」我背對張,聽張說話。

缺氧的感覺少了一半,空氣的流動速度也快了許多,冷清的寂寞突然襲來,
蔓延開來且填滿了盒子。

「sometimes,我們有種默契」喉嚨乾澀使得聲音粗糙,不過還勉強的說完。
很安靜、很安靜、很安靜...

張又消失了

是在盒中還是現實?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70 的頭像
ting70

Aki 秋

ting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