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只是一場夢,夢境的真實的連嗅覺都覺得理所當然。

「今天為什麼提早下課?」
林說「很像是教授有什麼事吧!我沒聽得很仔細」

「你們晚上有要去哪嗎?」吳沒對特定對象說。
「沒吧!能做些什麼呢?」後面來的聲音,是李。

慢慢浮現的慵懶,在午後緩緩的攤開,被看得很清楚,一點辯白的空間都沒有。
我嘗試閉上左眼,只用右眼搜尋一點殘存夢境的蛛絲馬跡。

很失望的把左眼張開,偶爾發現2:13PM的天氣很好,是會想讓人穿著夾腳拖鞋衝
出門,踩上柔軟沙灘一躍跳下水裡的陽光。
噢!對了!現在是冬天差點忘記,仍舊穿著外套,給予乾澀皮膚某種程度上的安
全感。

我沒吃午餐,因為食慾的低落,11:00AM~2:30PM這段時間裡對於進食的行為,不
感到太大的興趣。就像是互相擁抱撫偎的戀人,即時48小時只從事腰部運動,也
不至於有什麼樣的機能障礙。

回到家看到CJ-的鞋子,是一雙低跟的尖頭鞋,鞋子本身並不令人嫌惡,嫌惡的本
身該歸咎於不健康的心態。
現實的生活中,逐漸的發現最相似的事物,不是自己的心,而是夜盲的右眼。
存活在被當成夜盲的光線衰微世界。

每個人都缺乏了Vitamin A
過量的Vitamin A,使人不自主的不單純了起來。
醫師會建議,任何的礦物質、維生素是量就好,太多會有反效果。

鞋子的事在進門後被忽略掉,那是次要的事情。
而Sex & Make Love or Suck打從一開始就是美好的,不必存在太多的質疑。
不過不代表A可以和任何人都可以有關係,總是會有安全上的顧慮。

敞開的白色方型空間帶上了門,瞬間回到高壓窒息的無形盒子。

3:00PM
光線充足,暫時遺忘夜盲症會到來的訊息。
裸著身,不必思考任何問題,也不用擔心會有人認為裸睡的男人具有同志的傾向。

<空白>

3:33PM
找個靜謐的地方。噢!對了!就是那裡。
很簡單的搭配,Jeans、Polo shirt、Dupe夾腳加上Adidas外套和PL包。
沒刮鬍子、沒帶書,那個地方會有我想要的東西。

3:57PM
低矮的吧台,從沒看過什麼人坐在那邊過。
斑駁的牆角,從沒看過什麼人看著抱怨過。
斷裂的門把,從沒看過什麼人摸著嫌棄過。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70 的頭像
ting70

Aki 秋

ting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