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起床了喔!」應該只有八十分貝的音量,但聽起來格外不舒服。
重疊的聲音不斷的迴盪、迴盪,夾雜急促的撞擊,卻沒辦法判斷那是誰的聲音。

勉強撐開眼皮「下課了喔?」恍神的對著不知名的人問著。
仔細一看,原來是陳。

「什麼下課?七點了啦!要去學校了。衣服快穿一穿啦!」陳大聲的說著。

衣櫃消失了;搖晃的硬板床消失了;
我還在白色的方形空間裡,但是場景明顯的有相當程度的變化。

音樂聲不是來自NB和低重音的喇叭,而是以前那台壞掉的mp3 player。

這...這是高中時代的場景。原封不動的保存下來?
不對阿!那在兩年多前早該都清空了,為什麼還會存在?

「我怎麼會在這裡?」慌張的問著陳。
「你是頭殼壞掉喔!快點上課比較重要啦!」陳很平常的回答著我。

有種很熟悉但又混著詭異觸感的制服,穿上身。
並不是那麼習慣。

買了杯豆漿和稀飯,身體不由自主的這樣反應。
「噢!對!那是我以前常吃的」嘴巴默默的唸著這樣的話。
賣豆漿和稀飯老闆娘也沒發現我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一如往常仍舊熱情的打著
招呼。
明明已經很久沒看見她們了,但也沒有什麼陌生感會充斥在毛細孔間。

黃色夾雜黑色、綠色的校車,魚貫的進入大門口...原來還是一樣會塞車。
不對!不應該用還是的口氣,在三年前的我?
我迷惑了。
混在藍色的制服群中,進入。

紊亂的抽屜裡,夾雜了許多過往,但是思緒可以被整理的很整齊。
突然想到,那時候並沒有發現我有夜盲症。

為什麼要發考卷? 我並沒有詢問,怕被發現我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拿到考卷後,噢!九十二分,還不錯,是經濟考卷。
因為坐在角落,所以睡覺不容易被發現,也正好可以逃避我並不是存在過去世界
的事實。

迷迷糊糊又睡著了,一切都回歸到很單純的思想。可以趴在木板的桌面上,浸濕
的考卷,都很美好....

「喂!起床了喔!」應該只有八十分貝的音量,但聽起來格外不舒服。
重疊的聲音不斷的迴盪、迴盪,夾雜急促的撞擊,卻沒辦法判斷那是誰的聲音。

勉強撐開眼皮「下課了喔?」恍神的對著不知名的人問著。
仔細一看,原來是林。

「是阿!今天提早下課」林回答。

「考卷呢?」我疑惑的問著。
「哪來的什麼考卷,你睡迷糊了喔!」林轉過頭來對我說。

我回來了?

一個人回去?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70 的頭像
ting70

Aki 秋

ting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