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意外。
漸層式的變化,似乎只被我發現而已。

因為聽不到任何在恐懼中被遺棄的嘶吼,嘶吼也沒出現在臉部多餘的表情上。

另外的發現,就是夾角0度的指針顯得格外有趣,因為時間被停滯了。
是被停滯哦!主動而非被動。
停滯性的挪動,著實有相當大的震撼。

還在沉睡中?還在沉睡中?
有提高昏迷指數的趨勢,但是也不是那麼清醒。

「你也在這裡喔?」張突然的冒出這句話。
「嗯阿!很詭異,你出現在這裡」我嚇了一跳。
跟張很熟,但也只見過幾次面而已,應該是說在文字或是語言上有某種可以容
易溝通的基點。
事實上對於生活的習慣,則是一無所知。會把最不堪的那面埋入極深極深極深
的地層中,探不到挖不著,空想就好,因為很不切實際。

「不知道為什麼就來到這裡,這裡是哪裡?」張疑惑的詢問著我。
「恩阿!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似乎也沒回答到重點。

「白色方型空間吧!」不是很肯定的回答,可以肯定的是答案不是很肯定。
具有極簡風格的稜角,平行垂直落在胸口,呈現十字架的原狀。

「噢!」張很像懂了一點。

不過她的出現,打破被隔絕的環境,那是只有我ㄧ個人的世界嗎?還是很多人
共有的世界?或是根本沒有人的世界?
兩個人也稱不上很多人共有,大概是因為不知道還有誰的存在?
會有更多人出現嗎?
連續的問句乘上五倍,打亂了原有的思考模式。

「昨晚在思考夜盲症的問題,睡一下就來到這裡」我對張說,
「噢!那對於你影響很大嗎?」張坐在地上抬著頭問我。
「不知道,白天來說,並不是很大的影響,重要的是夜盲症只存在無光的方形
或是長方形的空間裡頭,其他時間地點不會存在這樣的關連性」我這樣的說著
。「我覺得像小叮噹中出現過的場景,房間被無限擴大,不過這邊有牆壁,視
線有被阻隔的疑慮」。

跌坐在空白的地板上,潔白的像新的,但是我知道那並不是新的。
對了!像新生命一樣,很潔白,潔白的不可思議。

「你發現了」張淡淡的對我說著。
也不怎麼顯得訝異,似乎預測到我會知道一樣的結論。


我轉頭過去,想對張說些話什麼之類的。
但是卻消失了。

「原來是一個人阿!」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70 的頭像
ting70

Aki 秋

ting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