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 AM

清醒來的有點突然,在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下。
略為悶熱
「噢!原來是昨天忘記把窗戶打開」喃喃的唸著。
不流通的空氣,但還不到窒息的程度,算是可接受的範圍,不過
也不是那麼樣的舒適。
坐起身,不清楚的思路,很適合停滯性的發呆行為,那也是可以被默許的。
指針把光從抽離空間中抽離,無限擴張的夜盲症,22度角下,萎縮成近趨於
無質量的狀態。
輕感受的壓迫,被中斷。
再度躺回,木板持續嘎嘎作響,但不會關係到睡眠的問題。

8:32 AM

呈現全然的曝光,相對的極端,same,都看不見任何事物。
水漬滾上年久的衰微日光燈。
鏡中的臉不斷的向上下、左右延伸,形成扭曲的臉龐。

牙膏所導致的泡沫侵犯,佈滿了可以看見的虛小世界。
單純的白與黑也沒什麼樣的分別,對吧?

藍色塑膠杯中的水,毀掉了白色的世界,不過我並不會覺得太可惜。
那是每天的例行公事罷了,不必那麼在乎。

開了冰箱門,剩下1/4的牛奶,一口氣喝完。
三天的保存期限,但是仍然順口。
順口的像撫摸柔軟的波斯貓般,純白而不粗糙。

繼續思考的夜盲症的問題。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g70 的頭像
ting70

Aki 秋

ting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